大奶子少妇——王芳
 
男人有时真他奶奶的没出息,当生活压力比较大时,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家?
 
妻儿老小的温饱,想方设法的总想把本职工作搞好,假如能在其他方面奋发图强
 
出个名堂来更好。可当日子混得已经可以,腰包?也有了那麽几个怂钱後又会脑
 
子发热,心?面常常会痒痒得想干个什麽了才行。
 
顺心饭吃惯了会觉得有些腻味,老婆只要睡的时间一长也感到乏味。再加自
 
己1968年下乡插队当知识青年时,不同程度地感触到了那麽多淳朴姑娘的真
 
情付出。参加工作不久又结识了楚芸,赵秀琴和梅春兰。十二年前又肏了改莲和
 
红莲姐妹俩後。由於对形状各异,肏起来感受不同的屄始终耿耿於怀。虽然自己
 
在感情上对老婆没丝毫嫌弃,可在肉体上却产生了新的欲望和需求。
 
平淡如自来水一般的日子,流到了一九九零年五月时,随着Y县气候的逐渐
 
转暖变热,大地也完全覆盖在了一片绿色海洋之中。因为一次极其偶然的逛街机
 
会,自己又没有能耐和定力把持住自己的惰性,深深隐藏在脑子?的那个邪恶一
 
闪念,脚下由不得地一滑,结果就掉进欲海的漩涡?不断浮沈了起来。
 
五月十二日吃过晚饭以後,由於高二的女儿华馨和初三的儿子华烨去学校上
 
晚自习,老婆上二班又没有在家,天色还早自己实在无事可做的情况下,逛大街
 
信步走到了县府路北面的柳叶巷时,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个女人喊住了我。
 
当我不明所以的问她有什麽事情时,她走到我跟前小声说:「老哥,你想不
 
想要个年轻女人了按摩按摩?」
 
我当时还有些不明白按摩的含义是什麽,就左右看了几下小声问:「按摩到
 
底是什麽意思,价钱多少?」
 
小个女人浪笑着瞅了我几眼说:「按摩就是你趴在床上,看我那儿哪个年轻
 
女人或者姑娘顺眼了以後,就让她浑身上下用手按穴位揉,捏、捶、拍、压和击
 
打呗!价钱一次五块。如果你再有啥要求的话,价钱你们商量着定。」
 
到了这时我自然有了些兴趣,也顺口开了个玩笑说:「假如按摩到我那个地
 
方,东西硬起了她们能解决吗,解决的价钱又是多少?」
 
小个女人立刻笑得像拾到金元宝似的说:「老哥咋说这话,这个事情我刚才
 
不是说了嘛!完全是小菜一碟。如果不按摩直接解决东西硬起了的问题,价钱一
 
次是二十,我抽取五块的管理费,那个年轻女人或者姑娘得十五。」
 
我又小心地问:「你那?安全不安全,有几个女人或姑娘可以选择?」
 
小个女人左右看了看後,极力压低声音说:「我那?结过婚有娃娃的年轻女
 
人一共是三个,没结婚的姑娘有两个。安全问题根本不用担心,大门一关你哪怕
 
把那个年轻女人或姑娘,在炕上肏得嘴?面乱声唤,别人保险听不到。」
 
自己本来就心怀不良,小个女人又实实在在地挠到了我痒痒肉上,我前後仔
 
细看了几眼没什麽人注意,说了声:「那我看一下了再决定肏哪个」後,就跟她
 
一同进了柳叶巷。
 
柳叶巷因为从来没进过,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柳叶一样细长,而且还有些幽
 
深莫测的感觉。等过了十几个住家门,进了一个不大的拱形院门後,我除了看到
 
坐北向南有五间灰白的平房,最东面修建了个不大的鸡窝,靠院门不远处有个土
 
墙茅房外,院子?倒收拾的非常乾爽整齐。
 
进了堂屋坐下我刚点燃烟抽了几口,小个女人就领着五个相貌不同的女人或
 
姑娘走了进来。啧……!想不到这拉皮条的婆娘物色的货还不错,每个都有自己
 
诱惑人的长处外,个头也相差不了多少。
 
我在难以割舍的情况下,就指着其中一个面孔看起来比较忠厚老实,两个乳
 
房却在衣服下面挺得老高的女人说:「就她了,不过服务态度如果不话,可别怪
 
我这个人做起事来有些过分。」
 
小个女人赶忙笑眯眯地解释说:「她叫王芳,今年才二十五岁,脾气特别温
 
顺听话,客人有啥要求她也能答应,你试过之後肯定会经常来找她。」
 
我没好气地翻了小个女人一眼说:「到底好不好,只有试过了才知道。如果
 
她没有你说的那麽好,我反正是破瓦片擦屁股____一茬子的买卖,一分钱都不给
 
的扭屁股走人了啊!」
 
小个女人一面领我往最西面的平房走,一面恬笑着说:「如果我哄你,就不
 
会有客人不断上门了。老熟人都知道这?的女人和姑娘服务态度就是好,要不然
 
我也不会干这生意。」
 
西面的平房?面只有一张床,床上除了枕头和乾净的被褥,枕头边放着一卷
 
卫生纸外,也就有一个长条桌和地上放的一个脸盆和暖水瓶。
 
当小个女人把门一关出去後,王芳把门锁的按钮往下一拉,倒了热水在脸盆
 
?面我俩洗了手後,她随即往床边一坐,两眼望着我说:「老哥哥,你准备按摩
 
完了肏,还是现在就肏?」我看王芳很直接了当,所以也开门见山的说:「什麽按摩我都不要,来这的
 
目的就是干正事。你先脱光穿的衣服,我看看身上长得怎麽样了再说?」
 
王芳几把脱完了身上的所有衣服,随即准备拉开床上放的被子。我一把拉住
 
她往床上一放倒,除了光滑如白绵羊似的身子外,首先两个白皙肥硕的乳房,随
 
着呼吸的微微颤动,醒目的就浮现在了我眼前。
 
啧……!我虽然已经肏了不少的姑娘和几个女人,可像王芳这样特别大而圆
 
润如玉,上面还露着淡蓝色细微血管的乳房却从来没遇到过。
 
王芳看我不眨眼的只看乳房,立刻戏谑道:「我都脱了个精溜光,你怎麽还
 
不动弹?是不是龟长的特别不过关,怕我看见了不好意思?」
 
我没有理睬王芳的问话,只是朝她身边一躺,一手握住一个沈甸甸乳房使劲
 
啜吮的同时,一手拨开她黑黝黝的浓密阴毛,两片如肥木耳似的褐色小阴唇,右
 
手两根指头已经插进屄?面抽送了起来。
 
王芳看我没有回答,大眼睛扑扇了几下说:「你急什麽嘛!衣服脱了钻进被
 
子?由你随便肏还不行,现在弄得我屄?面痒痒的有什麽意思?」
 
我依然没有吭声的换成了四根指头抽送时,王芳马上咧着红润的嘴,连连吸
 
着气大声哼哼道:「哦哟……!我第一次碰到有人这样玩,现在屄?面实在胀得
 
难受,你能不能拿开了用龟来好不好?」
 
这时我才松开嘴说:「你孩子都已经生了,还怕我这样玩?等我把你屄?面
 
到处摸过了再肏还差不多。要不然到时候会不适应我的龟。」
 
王芳睁大眼睛根本不相信地说:「哟……!不就是一个龟嘛!难道还是一根
 
粗长的茄子不成?」
 
我捏住王芳的一个长长的乳头轻轻揉捻,脸上挂着贼笑说:「到底是什麽你
 
自己用手摸看,摸了心?不要害怕就行」的同时,右手五根指头已经并拢在了一
 
起,向她热滑成一片汪洋的屄?面插了进去。
 
王芳嘴大张着「哦哟……」的一声尖叫,随之身子一阵乱扭的瞬间,我右手
 
已全部进入了她热烘烘的屄?面,紧接着左右转动了几下,四指的第一指节,已
 
经捏住了她柔嫩滑腻的子宫,促狭的上下拨拉了几下。
 
王芳当下蹙着眉头拉着哭腔说:「老哥哥,你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嘛!屄还没
 
有肏一下,手就把我的屄弄得这麽胀疼难受,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。」
 
我马上变了脸色说:「小个女人不是说你特别温顺听话,客人有什麽要求都
 
能答应嘛!怎麽我才来了这麽一下,你就拉着哭腔说我做的太过分?既然说的都
 
比唱的好听,那我现在给你个按摩钱了走好不好?」
 
王芳顿时拉住我哭丧着脸说:「这名声如果传出去多不好,你一走岂不是砸
 
了我饭碗?」
 
我紧接着王芳的话说:「既然不想砸饭碗,又想名声好听。那你只有等我脱
 
了衣服,趴过来用嘴啜一阵我的龟,让我先玩玩你的屄了再肏。」
 
王芳沮丧地赶快点了点头,等我抽出手坐起身脱掉所有衣服露出龟後,她顿
 
时大惊慌失色的说:「我的妈呀!本来还想你的龟小才这样折腾我,谁知又粗又
 
长的真像个紫红茄子,龟头还大的像个红头蘑菇,怪不得你刚才说那些话,手还
 
往我屄?面乱伸?原来才是这原因呀!」
 
我得意地咧嘴笑了一下说:「现在见到了庐山真面貌以後,假如你心?感到
 
害怕的话,肏的事情算了,你啜啜我的龟,我玩玩你的屄了散夥如何?」
 
王芳赶忙用温热绵软的右手,紧握住我的龟上下捋了几下,秀丽柔嫩的鸭蛋
 
脸上,挂满蜜糖般的笑容说:「老哥哥,你这样玩我的屄目前还不怎麽习惯,等
 
我把你的龟啜得非常硬,接着肏我肏的射了精後,再手伸进去好好玩怎麽样?这
 
样我起码可以多舒服一会,你还可以挤捏我已经酥麻了的屄心子。」
 
本来第一次掏钱肏不相识的陌生女人,心?就很想感受一下被伺候到家的那
 
种滋味。谁知我点了一下头,王芳刚伏下身用嘴将龟啜吮了十几下,自己就已经
 
抑制不住怒目金刚似的龟了。
 
这时我也顾不了多想,将王芳往床上一推腾身跳到地上。双手捉住她结实的
 
两腿,往床边使劲一拉向上推成个W形状,龟朝淫水糊满的屄?面一送,屁股似
 
开足马力的夯土机夯地基一样,立即地动山摇的肏了起来。
 
王芳却似乎有些受不了的嘴?「嗯……」地乱哼哼道:「老哥哥,你慢些好
 
不好?龟不但捣得我屄心子又麻又酸,屄底都好像要肏通了似的特别疼。你也不
 
想想自己的龟到底有多粗长?要是个姑娘叫你这样都给肏昏了?」
 
反正我是在拿自己的血汗钱消费,又不是在打发乞丐。因此没有理睬王芳的
 
身子扭动和嘴?呼喊,尽力肏了八十几下後。随着她「哦哟……」连声尖叫,屄
 
?面一夹又一松的开始猛力抽搐,几大股烫热的阴精喷射出来,两腿哆嗦着伸直
 
了在空中乱蹬时,我也满脸流汗像耕地的牛一样喘着粗气,龟头一阵乱抖,一股
 
接一股的放出了自己那些调皮捣蛋的坏家夥。
 
当我伏在王芳身上喘气时,她用手抹了一把我脸上的汗水说:「老哥哥,我
 
来到你们这?不到三个月,第一次碰到你这麽粗长的龟和肏得这麽凶的人。虽然
 
屄?面开始感到受不住,可到後来却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高潮。不相信你现在手
 
伸进去摸摸屄心子就知道,它保险还在那?一个劲地乱跳。」
 
这世界真是怪事多,别的姑娘女人都非常怯火把手全部入进屄?,王芳却主
 
动提出了这个要求。毕竟自己第一次嫖妓兴致还比较高,王芳这麽一说,虽然我
 
仍然喘息个不停,还是伸出右手并拢五指,稍微用了点劲以後,整个就进入了她
 
依然抽搐的屄?面。
 
这时王芳的屄?就像热水锅,当我还是用四指的第一指节,在她滑腻的子宫
 
周围探摸了几圈,接着握住她微微颤栗的子宫挤压了几下後,又一股热乎乎的阴
 
精喷射到我手心?,她身子跟着抖了起来时,嘴?「喔……」地乱哼着说:「舒
 
服,确实舒服,舒服的全身简直像化了一样,头都感到晕起来了。」
 
我不禁有些纳闷的问王芳:「听你口音不是北方人,怎麽说起男女搞关系的
 
话却跟这?一样,而且喜欢叫我把手入进屄?面到处摸?」
 
王芳把腿岔得更大了些,叹了口长气说:「我原来是湖南怀化食品加工厂的
 
工人,去年因为效益不好停薪留职後,上有婆婆下有快四岁的儿子要供养,男人
 
又得了骨质增生病需要钱治疗,为了生计出外打工就到了这?。
 
可现在的活哪那麽好找啊!因为男人有病再加上龟长得不雄壮,自己性欲旺
 
盛始终达不到满足,无奈之下才干起了这个无本买卖。虽然这?好多男人也肏了
 
我好多次,可合自己心意的却从来没碰到过一个。
 
常言道入乡随俗,你们男人肏的时候又喜欢听那些刺激的话,我不跟上学这
 
?的话能行?你开始我也没看上眼,可真正脱光还没有肏时,我才感到你这个人
 
不但非常会玩,肏起来还凶得像下山虎一样特别勇猛,我也舒服的像散了架。为
 
了能拉住你成为我的常客,所以才由着你随便玩屄?面了。」
 
王芳说完我又玩了她屄?面一阵,她看我的龟又硬了起来後,翻身起来叫我
 
上了床仰面躺下,用双手乱揉搓她两个悬垂的肥硕乳房,声明再肏一次不要我一
 
分钱,自己上下晃动着屁股肏得达到了几次高潮。搂着我休息了一会儿时间,用
 
卫生纸擦净了龟和卵蛋上的分泌物,穿好衣服下床我给了她二十元就分手了。
 
此後我除了肏别的女人和姑娘外,又找王芳肏了十几次,屄?面仍然少不了
 
玩个彻底痛快了才行,来月经时就在她肥硕绵软的乳房中间爽意的打个奶炮,完
 
事後给上五元钱立刻擡屁股走人。可到七月下旬我再找时,听小个女人说她已经
 
回老家了。
 
正是:
 
几度寻觅花丛中,
 
风流常断魂。
 
喜莺欢燕,
 
得陇望蜀谋芙蓉。
 
有心为乐,
 
无意争春。
 
叹一时风,
 
一场雨,
 
一梦空。
 
【全文完】